春日芳香和绿水的气息扑面而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 • 倾诉
摘要

轮回着的四季永远是人世间未被拓宽修整过的小石子路,有点硌脚,但如果被路旁的风景所吸引,那就会走的轻快如飞。 我是一个孤独的牧者,我放牧着四季,赶着夕阳和旭日奔跑,看着白天和黑夜轮值、白云描画着蓝天,然后随着溪水和涛声的音符放歌天涯。 1. 轻敲

轮回着的四季永远是人世间未被拓宽修整过的小石子路,有点硌脚,但如果被路旁的风景所吸引,那就会走的轻快如飞。

我是一个孤独的牧者,我放牧着四季,赶着夕阳和旭日奔跑,看着白天和黑夜轮值、白云描画着蓝天,然后随着溪水和涛声的音符放歌天涯。

春日芳香和绿水的气息扑面而来

1.轻敲心扉的露珠

闪亮的精灵

清晨草尖上的露珠,地一声落地掉在地上,摔碎了,在阳光下闪烁着五彩晶莹的光芒。

露珠是最有情趣的,纵然摔成八瓣,也不恼,那是八个亮闪闪的小珍珠,露珠和星星一定在暗夜里私密对话。你看,光明到了,星星从容隐没于苍茫的宇宙,不悲戚,不烦恼于太阳骄人的光辉。露珠调皮的跳下草尖,嬉笑着滚落在草丛里,湿了草的眼睛。

旧垣今又来, 彼姝安在哉? 唯见萋萋处, 寂寞堇花开。露珠与花草相伴,但我以为那绝不是给露珠写的哀歌,抒的情语,写的碑铭。在皎洁的月光下,在星星的陪伴下,闪亮登场的是满怀透明的渴望,梦想蓝天下闪耀恒久远,然后滴落。

花开无语,草摇风微,只静静等待着长夜的终结,光的莅临。正如流星划过天空之一瞬的辉煌露珠之一跃开启了一个短暂而闪亮的梦。

2.冬日之思

草黄风凄,天地含悲,冬天把天地间刷的满是阴暗与灰黄——冷。

灰暗的银杏叶哭丧着金黄不再,冬天来的太匆匆,后悔还没有铺开心情准备。

深红的法桐叶,满地飞跑报告冬雪的讯息,哗哗啦的嘲笑着银杏叶的苍白,得意奏奏响来年春的序曲。

水蜷缩着身子拍打着堤岸,巴望着暖流潮湿冰冷的心;柳枝不再依依,舞着寂寞的风。粘稠的乌云,酝酿的很黑很浓,却闪亮着一片奇异的冰心。

雪花,出乌云而不染。一片、又一片,晶莹闪亮的,悄悄的从云幔中溜出来,躲闪着,追逐着。有一两个稚童,雪阵里跑着,闹着,在喳喳的数着,抓住了,捧在手心里了,满心欢喜的看着亮晶晶的六角的精灵。呀!躲进温热的脖颈里,沾落在红扑扑的脸颊上,一闪就不见了,准是在冰冰凉凉的坏笑呢。

冷艳的冰凌花,渴盼黎明到来,红日东升了,又在日光的热切注视里汩汩的流泪,仿佛一种刻骨铭心的别离,是在牵挂她的姊妹——雪花吗?还是害怕太阳炙热的爱?可我明白开时突兀、凋时迅捷,那是它根扎的不深。

风高雁阵斜。雁字低回,苍凉的放歌,向南,向南,追逐绿风的脚步,那里有梦的故乡。     

3.戏说冬雨

淮南淮北之橘子,其味各异,南国江北之冬雨境界不同。冬天的雨,是寒流和暖流拥抱时的泪水。

南国的雨如纱像雾又似风,北国的雨似鼓点似闹钟;江南的雨里有诗,酿着满腔的愁思,从屋檐上挂一挂清冷的思绪。北国的雨多了一份刺骨的豪情,挥洒着满腔的怨气,也伴雪而行,急匆匆的来探望,演绎的是雨雪交响曲的前奏。江北冬雨是喝着西北风长大的野性十足的孩子,奔跑着卷走满地黄叶,不管不顾的摘下依然清翠的新叶把玩。

南国冬雨如春雨般轻盈,览青山,摇翠竹,弄皱一池绿水。戏点点白帆,雁阵斜,残阳如血。北国的雨冷峻而爽直,跨长城,越高原,润不透一方热土,鸟声急,人迹稀,三三两两瑟缩。在微风凛凛中证明自己男儿的血性。

江南的雨塑造缠绵的诗魂,多一些暧昧,冬雨中池上可见碧苔三四点;江北的雨锻造铁骨铮铮无情,寂寞枝落孤单叶一两片。

江南是温情的女子款款而来,吟哦着满腹的愁绪款款而来,抚琴拂拭着满地的尘埃,是李清照在雨雾里凄凄惨惨戚戚。江北雨是怒发冲冠的伟男儿,击打铁板铜琶冷看秋风,**枫翠绿的梦碎时泪光点点,是苏东坡吟唱大江东去,

雨是江南的相思泪,雨是北方的灌肠酒,雨是南方的飘逸的舞女,雨是北国的猛男。

不,雨就是雨,不是情思,不是愁绪,不是可等可期可靠可依的,飘洒的是雨,飘飞的是雨,淋淋沥沥的是雨,稀稀疏疏的是雨,缠缠绵绵的是雨,纠纠缠缠的是雨,有时痛快,有时匆忙,有时漫长。

雨分南北,雨有冷凉,仅此而已吧。

多一份体会,是因多了一份经历。多了一份喜爱,是因多了一份闲适。

4.飘飞的诗情

吱呀掉落的枯枝的巨响吵醒我。

玻璃上扑打嬉闹的银花闹醒了我。

挑开我眼皮刺痛我目光的的亮光惊醒我。

啊,好大的雪!

银龙乱舞,天地浑白。

地上、草上、树上、空中迷离了一切;那是一群精灵去参加盛装舞会啊!他们乱哄哄的、急匆匆的寻找自己的舞台,这是一场穿着闪光衣的迷幻着神奇旋飞的**。它们更像是在看一场演出:看人们踩雪摇摇晃晃的身影,听人们摔倒尖叫的惊喜,赏五色的伞撑起多彩的天空。

凉凉的、痒痒的。眉宇间,鼻子尖,脖颈里,发际中;筒袖上,前襟上,衣领边,双肩上,一会功夫,就被这闪光的精灵嘻嘻吵吵的挤了个满满登登的,也不怕地势险要!这些不客气的家伙,拥挤着,你抖落了,又拥来,你摆脱不掉,你逃脱不出他们的包围,整个人就弥漫在灰沉沉的雪雾里寸步难行。

路上行人很少,三三两两的,都很小心的,生怕踩坏了似的。人们凝神倾听那高一声低一声清脆的咯吱,分明是雪娃躲在雪被下的合唱;那深浅浅的脚印,就是他们信手涂抹的卡通画。

凭栏俯看,院中假山更显险峻,危崖高耸,石上白雪如厚绒,在冷峻中多了一份温情,那一棵孤松满披着银装,傲然挺立,远处那娇嫩的榆柳、梧桐早在弯腰鞠躬。池中一潭墨水,微波不兴,水在雪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的黑黝,这是一幅北国的“白山黑水”画卷。

雪依然故我的追逐着,山河静默,树不做声,草木在静静的享受着安逸的雪,空中的鸟安静的滑翔在不很高远的空中。天空是雪的一个舞台啊,今天的主角是雪,正热闹的翻飞着。

不知什么时候,屋檐上落下尺厚的雪,红的底子,方方正正的雪块,正是我最爱吃的猪肉,膘肥肉红好鲜嫩的啊,一壶热酒,端热腾腾的羊汤泡馍,我要蘸着这神奇的雪肉尽情品尝。

5.雪日絮语

仿佛孔雀东南飞,天宫里受惊的黑骏马狂奔而出,御风而来,那是苏东坡铁板铜琶的豪放,那是辛弃疾金戈铁马的诗章,那是岳飞笑谈渴饮匈奴血的酣畅。它们拥挤着,撕咬着,踩踏着,汇成黑的云幔,压低了天空的四角。

纤瘦的柳枝舞着寂寞的风张望,灰黄的银杏叶、深红的法桐叶,哗哗啦飞跑:雪来了,雪来了!

雪花,雪花!出乌云而不染的雪花!

一片、又一片,晶莹闪亮的,悄悄的从云幔后溜出来,调皮的嬉笑着,追逐着。有一两个稚童,雪阵里跑着,闹着,在叽叽喳喳的争论着,抓住了,捧在手心里了,满心欢喜的看着亮晶晶的六角的精灵。呀!躲进温热的脖颈里,沾落在红扑扑的脸颊上,一闪就不见了,准是在冰冰凉凉的坏笑呢。

雪花跌跌撞撞的扑进大地的怀抱。好久好久,只沾湿了地面。

我踩着松软的雪,数着浅浅深深的脚印,听雪吱吱呀呀鸣唱的梦;我用红嫩的手哈着热气堆红眼睛红鼻子的雪罗汉的梦;我站在屋檐底下,敲碎一节节冰溜子“试试哈哈”吮吸的梦,竟都迷失这可怜的雪里不见了。

天气预报明明说有暴雪,我们都期盼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神话般壮美雪国的来临呀?我们都渴盼着坐着八条猎犬拉着的雪橇去迎接圣诞老人的礼物呢?

夜深了,外面没有一点风声的喧嚣了,我沉不住气,开门而出,冷风扑面来,我不管。啊!漫天的雪纷纷扬扬的正在飘飞着呢,这机灵鬼,把喧闹劳累默默的留给自己,想用盖的严实的惊喜来叫醒人的眼睛。静静的,细碎的雪花在昏黄的灯光里闪烁着:那是旋飞的舞女,轻盈的流转着,那是金灿灿的瀑布,从黝黑的神秘的苍穹里飞流直下。如金丝雨,如银光雾,我任它扑落在我的鼻尖上,停驻我的眉毛上,躲藏在我的发梢中……任它如羽毛般轻抚我火热的心肠,掸拭我积尘了的锈迹斑斑的脾脏。

我静静漫步在这雪地里,享受着这无人迹的雪夜,听自己的心欢快的弹奏着,和着冷风抖落的雪。

夜里做了一个梦,稻草人坐在无边的雪地上,看白兔唱歌、小鸟赛跑……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